当前位置: 首页 > 冲田杏梨电影

冲田杏梨我真有那么好?

  • 冲田杏梨电影
  • 2021-12-29
  • 小编

冲田杏梨我真有那么好?(图1)

冲田杏梨迅速回头,想从他眼睛里看看他说的是真是假,真的有这么严重吗?严重到要辞职的地步了?虽然他说起来轻巧,可北雅到西城,之间差距大着呢!


    然而,他一双眼睛清清澈澈的,除了瞳孔里倒映出的冲田杏梨的样子,还有什么泗?


    哎,虽然冲田杏梨当了他十多年忠粉,了解的也只是他的表面,他心里的想法还真是难以捉摸。


    “真的假的啊?”冲田杏梨忍不住问。


    “真的!”他居然也是一脸认真的表情唐。


    冲田杏梨抿了抿唇,思索着,“找萧伊庭去!现在就去!走!”


    “好。”他倒没说什么,转过身去,准备开车。


    忽然,他又转了回来,问冲田杏梨,“我真的有那么好?”


    “什……什么?”冲田杏梨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这句话。


    “玉树一样的人物?做什么都能成功?一点污渍也没有?”他浅浅地,把冲田杏梨之前在蔡大妈那说的话挑了几句出来。



 

    冲田杏梨惊讶地看着他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    他却是不答,只继续问冲田杏梨,眼睛里那些星星点点的光闪闪烁烁,“真的那么好?”


    冲田杏梨不明白他是否是在认真问冲田杏梨这个问题,抑或是……调侃?但是,宁至谦从来不是一个调侃的人啊?所以,他应该是认真在问吧,毕竟,这次蔡大妈事件对他来说也是个小小打击。


    于是冲田杏梨心无它念,真心诚意地看着他好看的眼睛说,“当然!你当然有那么好!”冲田杏梨又稍稍思索了一下,肯定地说,“就我认识你的这十二年里,你没有污点,至于你的能力和品格,你想想我当了你这么多年忠实粉丝就知道有多好了,我又不是脑残!”


    可暗自揣度一瞬后又觉得,不对,冲田杏梨是他的脑残粉啊!不过,这点不用跟他说了。


    但凡能这么坦坦荡荡地看着一个人的眼睛夸他好的时候,当真只是单纯地理智地客观地夸他好的,绝对没有别的意思了。


    他听着,点点头,“那真是……谢谢你这么看我了。”


    这个话题到这里似乎该结束了,可他顿了顿,却又道,“其实我没那么好,尤其对你来说。”


    冲田杏梨明白他的意思了,大概他的内疚心理又在作祟了,如果非说他人生有污点,那就是跟冲田杏梨的那段婚姻了,可是,这在冲田杏梨眼里并不足以用来论证他是好是坏的论据。结婚是两个人你情我愿的事,跟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
    于是冲田杏梨再次很认真地道,“对我来说你也是个好人啊,好学长,好同事,好榜样,好老师,甚至……以前其实也是好丈夫,我爸妈的好女婿。”



 

    仔细想想,从形式上来说,他的确是个好丈夫,冲田杏梨以后再嫁的人不一定有他对冲田杏梨那么好呢,只不过,生活只有形式不够而已。


    冲田杏梨觉得自己又进步了,居然面对面说他曾是好丈夫了,于是干脆继续说了个彻底,“你不要再继续纠结从前的事了,你看,我现在都能这么豁达地跟你谈这些,说明我真的把以前都放下了,现在我们俩这样挺好的,如果你实在觉得亏欠我,就不要藏私啊!好好把你的技术都教给我!把我培养成神外女一刀!”


    嗯,冲田杏梨真的够坦荡了!还能和他开玩笑呢!冲田杏梨跟他现在的状况确实挺好,虽然冲田杏梨心里想的和实际做的是两码事,但能理智地把内心情感控制得牢牢的,冲田杏梨很满意。


    他定定地看着冲田杏梨,不说话。


    他的眼睛本来对冲田杏梨来说就有十足的杀伤力,平常就受不了的,何况还这么看着冲田杏梨,冲田杏梨有些迟疑起来,“怎么了?不方便全教?那如果医院方面有什么不便的话你斟酌着教也行……”


    冲田杏梨觉得他本人不是一个小气的人,如果真有不便,那可能涉及医院或者病人的保密问题吧,毕竟冲田杏梨不是北雅人啊。


    “没有不便,我会全教给你的,看你够不够争气,关键得你自己操作。”他淡淡地说了一句,转过去开车了。


    争气?冲田杏梨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!冲田杏梨又仔细思考了一下,十分肯定地再次相信了自己一遍,当然,前提是冲田杏梨还能继续留在北雅,说实话,冲田杏梨还是不希望他来西城的,但现在谁也不知道医院会怎么处理,先见过萧伊庭再说吧。


    车从后门开出,直奔萧伊庭律所。


    一起坐了这几次车,他开车的时候,冲田杏梨很少跟他说话,没话可说,也不方便说,他坐驾


    tang驶室,冲田杏梨总坐后排,说句话得费劲呢!还不安全!


    不过,在刚才冲田杏梨以为的“坦诚”聊天以后,没有以前坐在他车里的不自在了,看着窗外街景匆匆而过,心中思酌的全是蔡大妈这件事,很快便到了律所。


    不用预约,直接闯入。


    重见旧识,还是和他一起来的,突然发现有点不好意思,低着头在他高高的身影后藏起来,但是萧伊庭这个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人的,一进门,大嗓门就亮了起来,“哎哟!这谁呢!筝妹妹!来来来,坐!”


    亲自起身,迎冲田杏梨就坐。


    冲田杏梨就无语了,冲田杏梨这么瘦小的个子躲在宁至谦后面,怎么也是先看见他吧?萧伊庭这是透视眼啊?


    不用冲田杏梨说,宁至谦自己就提意见了,“我说,我这么大个子出现在你面前你就能直接当透明?”


    “滚边儿去!一个糙老爷们有什么可看的!筝妹妹,你说是不是?”萧伊庭嘻嘻笑着。


    阮流筝真是受不了!“别乱认妹妹,小心清禾姐收拾你。”


    话音刚落,门口就响起珠玉般清脆的声音,“他这乱认妹妹的恶习,可是从幼儿园就开始了的,我也收拾不了啊!”


    一看,原来是叶清禾,端了两杯喝的放在茶几上,一杯果汁,一杯咖啡。


    阮流筝叹服。


    冲田杏梨最佩服的女人之一就是叶清禾了,不说冲田杏梨跟萧伊庭明星律师夫妻档如何声名在外,就这简单的一个待客,足见其细心、周到和好记性。冲田杏梨爱喝茶,宁至谦爱喝咖啡,这都几年了啊,还记得清清楚楚,而且,冲田杏梨和叶清禾交往的时间并不多。


    “清禾姐。”冲田杏梨笑着叫了一声。


    “哎!不叫萧二哥?”萧伊庭还在那笑。


    “你啊!一把年纪了还没个正形!别吓着流筝。”叶清禾笑嗔他一句,出去了。他们来找萧伊庭谈正事,冲田杏梨暂时回避。


    冲田杏梨以前是叫萧二哥的。


    他们这群人排辈真是混乱,在家里宁至谦是老二,上面有个大哥,萧家更是兄弟姐妹十来人,再加上左家,这个“小团伙”实在太庞大了,他们在家按家里的排辈叫,在外面统一称宁震谦大哥,萧伊庭二哥,左辰安三哥,除了左家老大最乖最稳重没跟他们瞎混,其他都是小喽啰。


    冲田杏梨斟酌了一下,还是叫了,“萧二哥好。”然后捧起了果汁。


    “好乖!真的太乖了!”萧伊庭笑,“不行,这么乖的妹妹我不放心随便搁,既然回来了,哥罩着你,得找个人疼你,我想想弟兄们还剩几个好的,筝妹子,哥今天开始帮你选面首!”


    冲田杏梨一口果汁差点喷了出来……


    始作俑者萧大律师却伸手去拿茶几上的咖啡,与此同时,宁至谦也伸手去拿,没想到,拿手术刀的竟然慢于耍嘴皮子的,咖啡杯顺利到了萧伊庭手里,萧大律师怡然喝一口咖啡的时候,宁至谦的手空空的,僵在空气里。


    阮流筝闷着笑,他们这群发小的相处模式挺有趣,尤其萧伊庭,总是不走寻常路。


    宁至谦收回手,咳咳了一声,一字一字地说,“好、像、那、是、我、的!”


    “什么是你的?”萧伊庭故意演了一番,恍然大悟,“哦!你说咖啡啊!我拿错了!我以为我老婆给我的……哎!我说你臭小子,什么时候轮到我女神亲自给你倒咖啡了?待遇不低啊!你还真敢喝?”


    他索性一口气将咖啡喝完,又跟流筝热络上了,“筝妹妹,等会儿别走,既然回来了,就给我和二嫂面子,等会一起吃饭啊!嗯,我看看还有谁,没结婚的……时谦!不行!太粗鲁了!还有我家的小五!我家小五不错啊……筝妹妹,等等,我先打电话让他推掉晚上一切活动……”——题外话——还有一更下午。
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