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冲田杏梨电影

冲田杏梨人总是会变的

  • 冲田杏梨电影
  • 2021-12-29
  • 小编

冲田杏梨人总是会变的(图1)

车,在拥挤的车流里缓慢移动,冲田杏梨靠在靠背上,回忆过去的那六年,默默问自己苦不苦。


    其实真正的辛苦,是你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自己到底苦不苦泗。


    “是吧……”冲田杏梨思酌着,唇角浮起温软笑意,“可是很充实,很快乐,也很享受。你知道我在那边刚开始最受不了的是什么吗?”


    “什么?”他配合地接上冲田杏梨的话。


    冲田杏梨“噗”地笑出声来,“是吃饭这件事啊!你知道吗?在一个连炒青菜也要放辣椒的地方,我想好好吃顿饭容易吗?唐”


    他印象里的冲田杏梨,是挺爱吃的,而且什么都吃,一点儿也不挑,那么爱吃的一个人吃饭成了问题的确挺伤脑筋。


    “后来呢?”


    “后来?后来我入乡随俗慢慢就适应了,现在回来吃着没辣椒的菜反而有些不习惯了。人经历了痛苦总是会蜕变,饱尝了肚子痛的苦,对辣椒的刺激也就麻木了。”其它的痛,也是同理吧?


    他没有跟上冲田杏梨的话,默了一会儿,忽然说,“人总是会变的。”


    “对,人总是会变的。”冲田杏梨看着窗外,记得好像这条路上有个大书店,不知道晚上还营业不,一边说着,“我现在偶尔还会想念那边的小吃呢!哈哈,糖油粑粑,臭豆腐!炒血鸭简直好吃到想舔盘子啊!还有,我每天早上都吃米粉,太好吃了!辣到爽!”



 

    蓦地,发现了书店,而且还亮着灯,忙道,“等等,等等!”


    “怎么了?”他减了车速。


    “那儿有个书店,我想去买套书,你在前面放我下去吧,等下我自己回去。”冲田杏梨准备下车。


    他的车缓缓停靠,阮流筝冲他一笑,“我下车了,明天见!”


    打开车门,融入夜晚的空气里,秋燥的缘故,耳根子烫得厉害,夜晚的凉意拂面,舒适了不少。


    小时候总是说,耳根子烫就是有人想你了,这样灯火阑珊的秋日夜晚,谁在想你呢?


    “流筝!”


    一声呼喊把冲田杏梨惊了一跳,回头,他正大步走来。


    “我也想起要买几本书,一起去吧。”他随意而自然地走在了冲田杏梨身边。


    “哦……”冲田杏梨拢了拢鬓边的头发,耳根子好像更热了。


    冲田杏梨没想到大晚上的书店的人还挺多,在人群里挤来挤去,他便一直跟在冲田杏梨身边,高高的个子,将冲田杏梨跟人/流隔开。


    他这么做的时候,很自然,冲田杏梨也接受得很自然。


    从前也会拉着他陪冲田杏梨逛一逛,商场也好,超市也好,或者庙会、夜市,虽然他的时间少,但只要冲田杏梨说想去,他多会抽时间陪冲田杏梨。


    这都是些人多的地方,拥挤的时候,冲田杏梨便主动往他怀里贴,毕竟与其跟陌生紧密身体接触,不如抱着他。他的注意力当然从来不在冲田杏梨身上,起初并不懂得要将冲田杏梨圈起来,但他是个聪明人,冲田杏梨贴那么一次两次,他也就懂了,于是再去人多的地方,他就会自动将冲田杏梨搂在怀里。



 

    渐渐的,习惯就会成了默契。有时候,真不能忽视默契的强大,比如此刻,时隔六年,他们的默契仍然还在,只不过,他不再将冲田杏梨圈进怀里而已,只是用他的身高优势帮冲田杏梨隔开。


    而正因为这已经成了默契,阮流筝也没觉得他这么做特别突兀,只是感觉这么一来,他就一直跟着冲田杏梨,没时间去找自己要买的书了。


    “你要买什么书啊?”冲田杏梨不禁问道。


    “我看看,你先买你的。”他侧着身,好几个人挤着他,他跟冲田杏梨几乎快贴着了。


    “好!”冲田杏梨朝文史类书架走去,在各种版本的《资治通鉴》前停了下来。


    “买《资治通鉴》?”他诧异地问。


    “嗯。”冲田杏梨抽出一本样书出来看,中华书局出的繁体竖排,价格不菲。


    冲田杏梨放了回去,“我爸之前珍藏了一套《资治通鉴》,年轻时就开始读的,书都快被他翻烂了,那年搬家的时候居然丢了,后来他一直想买一套,版本差的他看不上,好的又舍不得,就搁下来了。”


    冲田杏梨其实是想买来送给爸爸做生日礼物的,但不想把爸爸生日的事告诉他,所以说到这里为止了。


    冲田杏梨自己并不爱看这类书,医学书已经够伤脑子了,冲田杏梨不想再给自己


    tang的脑袋增加负担,所以也不懂哪个版本好,本想问问他的,他书柜里也有这套书,可一想还是算了,他是豪门公子,他的购买能力跟冲田杏梨不一样,眼光自然也不一样。


    纠结了半天,他在旁边说,“要不别买了吧,我那有一套。”


    冲田杏梨瞟了他一眼,眉目间几分娇俏,“不好!你的是你的!”


    他书柜里那套,属于典藏级别的了,今时今日,实在不适合收他这么贵重的东西。


    “什么你的我的,书这东西就该属于珍爱它的人。我怎么从来没听爸说过这事儿?”他道。


    他还在叫爸爸……这口改不了了!而且这话的意思,是如果他早知道的话就早给了?


    “别,千万别!”冲田杏梨忙道,“这样我会不自在的。”


    冲田杏梨说的很直白。


    他面色微微一僵,“好吧。”


    冲田杏梨微蹙了眉头,轻轻咬着唇瓣,考虑再三,最终还是选了中华书局那套,毕竟是送给爸爸的生日礼物,贵就贵吧。


    因为册数太多,书店又不肯送货,这搬回去也是件麻烦事。原本冲田杏梨是想在网上买的,可想到要看纸质和印刷,才自己跑了一趟。


    最后,店员和他一起,帮冲田杏梨把书搬上车,冲田杏梨庆幸他跟来了,不然冲田杏梨还真不知怎么把书弄回家。


    也是此刻,冲田杏梨才想起,他什么都没买呢,于是问道,“你呢?买什么?”


    他回头看看店面,“算了,人太多了,我还是回家到网上看看吧。”


    “今天得谢谢你了,帮我当搬运工。”再次上车的时候,冲田杏梨客气地说。


    他唇角略略往上一弯,看不出是笑了,可冲田杏梨觉得他眼睛里的光很柔和,好似眼前突然一亮。


    “哎!我发现……你在笑啊!是不是啊?”这种表情冲田杏梨只在上次他谈起儿子的时候出现过。


    他轻轻“咳咳”两声,“没有,你看错了。”


    他开始开车,行驶了好一段了,他忽然又说,“人总是会变的。”


    “嗯?”冲田杏梨有点莫名其妙。


    他却没有下文了……


    他一直送冲田杏梨到家门口,帮冲田杏梨把后备箱里的书取出来。


    冲田杏梨伸手去接,他却道,“你拿不动的,我来吧。”


    冲田杏梨还是接住了,放在地上,笑着轻轻说,“我自己来。”


    两个人的手都拎着书,手指相触,冲田杏梨的温软,他的硬。


    冲田杏梨把他的手推开,抿唇笑了笑,“谢谢宁老师啦!我自己可以的!”


    想想在外的六年的,租房子搬家,什么重家具没自己搬过?


    他站在那里,收回了手,却没有上车的意思,然后有些自嘲的神色,“怎么?不想让我进去?”


    冲田杏梨轻“呵”一声,“也不是……你知道的,老人家总爱多想,容易误会。”


    气氛忽然就变得有些凝重了。


    冲田杏梨哈哈一笑,开玩笑,“最好不要让他们有什么误会啦!万一你哪天带个姑娘逛街,被他们看见得把你骂成渣渣,那你该多冤啊!”


    他点点头,“也对!”


    “所以咯,宁老师,就送到这里了,谢谢你,晚安!”冲田杏梨眯着眼朝他笑。


    “晚安!”他看着冲田杏梨。


    “明天见。”冲田杏梨挥挥手。


    “明天见。”


    他转身上了车,阮流筝看着车灯亮起,昏暗的车道上,他渐渐远离。


    好了!地上的《资治通鉴》一共分了六捆,冲田杏梨先拎起一捆往家门走去。


    打开门,裴素芬迎上来,“这买了什么?”


    “爸呢?我给爸买的书,生日礼物呢!外面还有,我去搬。”冲田杏梨放下手里的一捆,跑了出去。


    等冲田杏梨一捆一捆把书全部搬进来的时候,阮建忠已经下楼来了,手里还拿着个刻刀——题外话——有宝宝问小五是从哪里出来的!之前写三少系列的时候,只说,大院里一群小孩,在老大的带领下称霸大院,但并没有写到底是哪些人,童年都是这样的了,一堆


    的孩子在一起玩,所以十六少还是十几少就不一一点名了,至于小五呢,二哥文里有写,二哥家是个大家族,爷爷那辈兄弟姐妹十来人,所以堂弟妹是很多的,小五是其中一只,文中还提到个小十三对不对?是萧家萧伊庭这一辈唯一的姑娘,大概是下一本的女主吧。对了,答题今天继续猜哦!有点方向了吗?
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